logo
We are an amazing agency
好心地文創前身為一家商業設計公司,其創建於2008年,創辦人兼執行長黃奕杰希冀在傳統產業裡尋求設計注入的可能,認為:「如果要把土地創意談得更加徹底,那就必須讓設計師離開電腦,真正走進台灣鄉下。」於是在2013年成立了第一家台灣在地文產概念店「好,的」,以實地踏察挖掘台灣的Hidden Art,同時,也協助育成微型工藝及食農品牌。 To see good people and good things, And bring back the confidence in Taiwan!
Read More →
 

啊!工藝

今年是連續第三年拜訪文博會了,這次花了兩個日子的時間仔細地逛完文博會每個展區,華山、松菸、花博三個會場都給了我不一樣的感受,也就此覺得每年文博會都是文創設計產業的年度盛會,應該要躬逢其盛一下,而且每次到了文博會場都會看到一些認識的品牌或是人,倍感親切。第二年因為有承接屏東縣政府的展場,所以大部分時間都在松菸的展區裡面顧攤,頂多偷跑去其他的展館看一下別的攤位,參觀的重點也擺在別人的攤位怎樣設計、花多少錢做起來的,更別說有什麼時間去華山或是花博會場參觀了。
創造甜蜜接觸點
在之前文章(親自去看,翻轉你對傳統工藝的迷思中提到在經營社區觀光時,我們習慣使用的四個設計方法(服務設計Service Design、食物設計Food Design、體驗設計Experience Design、視覺設計Visual Design)當中, 「服務設計」(註1)探討的是工藝與居民和旅客的關係,我們試著把工藝當成一種服務,社區是服務的提供者,旅客是服務的接收者,透過設計角度審視每個環節,把服務過程中的不愉快(痛點)變成快樂點,抑或把現有的優點(快樂點)擴大為甜蜜點,改變旅客漠不關心的態度,讓他們從「不在乎」變得「在乎」,進而成為社區的擁戴者,甚至向外的主動傳播者——也就是說,我們想培養的是一群社區的「忠實顧客」。
懂不懂「共感」決定了你是俗氣鄉土、還是時髦選物?
許多人以為「工藝就是傳統」,而傳統應該保持本貌、不應被改變的想法,不過是種一廂情願的想法。工藝應運生活需求而生,理當隨著時代不斷改良,就像人類從洞穴居到造屋舍,不就是一種屋宇工藝的進化?當工藝不再隨著生活一同呼吸,它就很可能會被時代所淘汰,成為封存在博物館的觀賞件。如何將工藝導入生活,或是將生活感導入工藝,這是我們投入社區工藝復興運動時,應該抱持的態度。
「僅短短2個月中,似乎又重新感受到台灣是那樣的樸實,在每個角落都有人努力閃爍著。」  - 2018年實習生吳宜潔
-- 【2019 好心地文創 全年/暑期實習生徵選來囉!】 每年我們都會開放一些名額,讓實習生能夠一起參與好心地做的事情,今年當然也不例外,在推廣台灣工藝、設計的路上,歡迎你的加入,一起更認識這塊土地吧!
用設計力創造觀光力
當越來越多社會企業進入「社區觀光產業」(Community Based Tourism, CBT),好心地文創觀察在成功CBT案例中,「設計」扮演著極為重要的角色,而那不光是在視覺規劃,更重要在於訊息整理——如果沒有正確釐清社區的內容,規劃的方向就很容易走歪,產生出沒有內容的產品。因此,好心地文創把「設計思考Design Thinking」(註1)做為成立社會企業的要件,朝向創造共享價值的B型企業,發展兼容經濟與共好的商業模式。
好設計打造社區旅遊力
拆解「社區觀光旅遊」(Community based tourism,簡稱CBT)的字意,社區係指人們在某地方生活所形成的大群體,而觀光卻是指人們離開熟悉環境,前往他處旅行並從事的活動;也就是說,地方創生的工作在於發現社區的潛力與優點,並將之拋光或放大成為值得被觀光的資源。
從Local Alike看泰國的CBT成功術
從2016年陸續走訪日本、韓國及泰國,在各國家觀察到的社區觀光旅遊模式(Community based tourism,簡稱CBT),發現人口外流、人口老化、工資低廉、資源短缺等問題不光是發生在台灣,幾乎所有地方都存在這樣嚴重的問題,在2005年世界旅遊組織(World Tourism Organization)提出「永續旅遊」(註1)的定義之後,CBT也逐漸成為地方創生的重要一環 你或許會以為:CBT不就是社區發展協會嗎?可是,深入了解泰國社區旅遊平臺Local Alike的態度與精神,你會發現兩者所做所為存在巨大差異,這也導致最終結果完全不同。
越鄉土,越國際
當各行各業談「接軌國際」的同時,身為投入社區第一線工作的我們,首先想提出疑問「憑什麼國際要來接軌台灣?」在浪漫與理想的背後,地方創生所面對的現實很殘酷,把台灣的社區拿到國際上,與日本、泰國、歐美的社區相比較:台灣鄉土社區有什麼看頭、國際觀光客感興趣嗎、該如何吸引他們來……很顯然地,地方創生議題已超乎傳統社區營造的想像
人生是依靠在抉擇的過程中前進,從小到大、從張眼到睡眠;人就是一直在做決定。小時候,決定要用什麼橡皮擦、彩色筆的排列從什麼顏色開始?長大後,開始依照自己的喜好自動替他人決定適合的方式,但這些決定真的對他人是好的決定嗎?前些日子跟同事聊到同理心的話題,想起我國中時候的日子,除了當時生活困難外,還有一件事直到如今我還是放在心上警惕自己。
從初認識Howdy到現在一直有種自己是被幸運環擁的感覺。在第一次的設計屏東,覺得幸運可以在自己的家鄉聽到振奮人心的講座。在第一次的社計之後—社會設計與循環經濟workshop ,覺得幸運能夠知道有這麼樣的人們默默在社會甚至是家鄉用心努力。而在進到Howdy實習之後,覺得幸運可以體驗到更多的第一次❤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