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We are an amazing agency
好心地文創前身為一家商業設計公司,其創建於2008年,創辦人兼執行長黃奕杰希冀在傳統產業裡尋求設計注入的可能,認為:「如果要把土地創意談得更加徹底,那就必須讓設計師離開電腦,真正走進台灣鄉下。」於是在2013年成立了第一家台灣在地文產概念店「好,的」,以實地踏察挖掘台灣的Hidden Art,同時,也協助育成微型工藝及食農品牌。 To see good people and good things, And bring back the confidence in Taiwan!
Read More →
 

Uncategorized

文 / 黃奕杰   統籌企劃 / 林俊宏、鍾易帆    攝影 / Kowei [layerslider id="1"] 越鄉土,越國際 當各行各業談「接軌國際」的同時,身為投入社區第一線工作的我們,首先想提出疑問「憑什麼國際要來接軌台灣?」在浪漫與理想的背後,地方創生所面對的現實很殘酷,把台灣的社區拿到國際上,與日本、泰國、歐美的社區相比較:台灣鄉土社區有什麼看頭、國際觀光客感興趣嗎、該如何吸引他們來……很顯然地,地方創生議題已超乎傳統社區營造的想像。 從工藝行銷走進感覺行銷 過往社區營造強調「人、文、地、景、產」(註1)的深掘,透過資源盤點有助聚焦重點,復育地方的傳統產業或是生成工藝產品等,但在城鄉人口老化以及缺乏新血的情況下,社區很難持續不斷地刺激創新,而觀念與方法隨世代老去,連帶著與外界對話的載體也產生落差,不管是在話題操作、社群媒體或風格展現,人們開始意識到傳統社造操作已經很難吸引眼球世代,更遑論是要他們離開電腦、起身進入社區。 ◎註1:關於社區營造的「人、文、地、景、產」,「人」指的是社區居民的需求滿足、人際關係的經營和生活福祉之創造;「文」指的是社區共同歷史文化之延續,藝文活動之經營以及終身學習等;「地」指的是地理環境的保育與特色發揚,在地性的延續;「產」指的是在地產業與經濟活動的集體經營,地產的創發與行銷等;「景」指的是社區公共空間之營造、生活環境的永續經營、獨特景觀的創造、居民自力營造等。資料來源:https://bit.ly/2StuOZ5 面對螢光幕彼岸的遙遠受眾,最直接的解決方案是透過「產品」,用消費替代無法親領的體驗,可是受限於經濟規模的關係,地方農創或工藝品缺乏完整產銷機制,很難與其他國家物美價廉的工藝產品競爭。 在Air Asia領路社區的活動中,我們帶領國際旅人參訪了新竹的新埔柿染、彰化的橋頭社區、嘉義的茶山部落、天赦社區,發現他們在旅行中最感興趣的事,反倒不是在工坊裡看工藝,而是走進社區與人接觸,好像生活在這裡的「串門子」感覺,才是吸引他們去拜訪鄉下的主要原因。 注入設計意識提升人質水準 我們認為地方創生的能量終究是要回歸到「地方」本身,產品不是地方創生的全部,只是用來吸引受眾的「載體」之一。 簡單來說,透過產品、學術、遊程、策展、競賽等多方觸及,地方創生最終目的是要摩擦出讓人想來到現場的熱度。當地方要發展「服務型產品」時,最重要關鍵在於注入「設計意識」來提升人的素質,一場散步怎麼被規劃、一座小廟該怎麼介紹、一道農家菜該怎麼呈現……是否能在不失原味的情況下加以提升,這都需要透過教育與學習,而這正是職業社區規劃師所擔任的工作。 近一兩年來,地方創生在產官學三方的合力推動下,帶來更多跨界合作的可能,使得不同品牌或產業變成聯盟與群體。觀察近來年輕人迴游新故鄉的成功案例,可發現他們大多都樂於與在地工作,尤其是鄉下地方有很多高齡者,他們都亟需要被陪伴與關懷,而地方創生最初的目的就是重建人與人連結,使地方可以共同解決問題,進而擴大周邊的影響效益。而國際旅人的導入,正是此一概念的擴大化。 從社區營造走到地方創生,為了跳脫市場規模與消費偏差的限制,社區發展的未來並非只能侷限在國內市場,直接爭取國際市場、援引更多新能量,才能跳脫社區之間的競合,找到永續發展方案的突破口。  ...

人生是依靠在抉擇的過程中前進,從小到大、從張眼到睡眠;人就是一直在做決定。小時候,決定要用什麼橡皮擦、彩色筆的排列從什麼顏色開始?長大後,開始依照自己的喜好自動替他人決定適合的方式,但這些決定真的對他人是好的決定嗎?前些日子跟同事聊到同理心的話題,想起我國中時候的日子,除了當時生活困難外,還有一件事直到如今我還是放在心上警惕自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