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We are an amazing agency
好心地文創前身為一家商業設計公司,其創建於2008年,創辦人兼執行長黃奕杰希冀在傳統產業裡尋求設計注入的可能,認為:「如果要把土地創意談得更加徹底,那就必須讓設計師離開電腦,真正走進台灣鄉下。」於是在2013年成立了第一家台灣在地文產概念店「好,的」,以實地踏察挖掘台灣的Hidden Art,同時,也協助育成微型工藝及食農品牌。 To see good people and good things, And bring back the confidence in Taiwan!
Read More →
 

社區的工藝光景 時間軸拉向過去的遠方

社區的工藝光景 時間軸拉向過去的遠方

六、七月正值炎炎夏日,這兩個月來我們走訪臺灣九、十個縣市,二十幾個社區。

「出走」其實是我們的日常,只是這一次,我們決定再出發,決定再問更多,看更多,不論是見我們原先已熟悉的社區朋友,抑或是初次見面的工藝社區夥伴。這幾個日子聽見的千言萬語,娓娓道出臺灣工藝的過去,那樣的暢談不斷地撩撥我們對工藝社區歷史的想像,有些細膩敦厚,有些風趣親切,工藝的時光脈絡仿佛就在這些人們的生命中,一一浮現。

圖1/這兩個月來,到臺灣工藝社區聽當地工藝家們說故事,是我們最近最享受的事情。

或許是我們真切地需要,讓工藝的光景顯得珍貴與不可思議

如果你問,工藝是什麼。我會說是生活,象徵臺灣一個地方的生活經驗,一種文化風格表徵,甚至是愛的痕跡,幾年來,幾年去,回頭望去,「工藝」蔓延好幾代臺灣人的生命,清晰看見工藝文化長久的脈絡和韌性。

圖2/當時清楚感受竹編細微的紋理,那種感覺就如同臺灣工藝生命的韌性,那樣真實。

那天,我們到嘉義縣溪口鄉的天赦庄,一踏進竹編廠房,細密繁多的竹片妝點四處,陽光從竹間空隙透進來,些許竹屑的塵埃紛飛,竹片折、編、綁的聲響,不言不語,卻展現一門獨家工藝絕活。

圖3/在地竹藝師各個練就一身絕活,彷彿眼睛閉上眼也能感受到每條竹片,編織出完美的作品。

天赦庄跟竹的淵源可追溯至民國十幾年的竹管屋,當時天赦地區的居民要蓋房子卻買不起磚塊,所以用當地野生的竹刺蓋出竹管屋,竹子堅固又耐用的特質,給了他們一個家,而且輕巧,如果淹水還能把整個家搬著走,機動性十足。

圖4/天赦庄「竹編村」一隅。社區打造一座竹編主題公園,讓更多人用不一樣的方式認識竹編文化。

後來農業時期居民種稻、養雞的人多了,竹子編制而成的穀倉、關大雞的雞籠也應運而生。聽著聽著我們都笑了,因為好幾十年過去,我們也曾在爺爺奶奶家看見雞籠,聽見的故事彷彿是相似又不盡相同的過去,而變得親切。

圖5/一踏進嘉義縣崙尾天赦竹編發展協會所在的工坊,即是用竹編雞籠打造的巨大吊燈映入眼簾。

人與工藝、人與人之間的愛 經歷我們生命的順遂與難題

不僅生活,愛也藏在工藝的細節裡,這是苗栗縣苑裡鎮台灣藺草學會告訴我們重要的一件事。儘管藺草編在300年前的清雍正時代即存在,但原先的藺草編多半是應用在坐墊、草蓆等平面生活品,而藺草編從平面轉成立體的契機單純是一位母親對孩子的「愛」。

圖6/對苑裡人來說,藺編工藝已是生活的一部分,扎實交錯每個日常時刻。

當時有位母親為了讓頭上生瘡的小孩,避免傷口招惹蚊蟲叮咬化膿,因運用擅長的藺草編為孩子做一頂草帽。當地所知的第一頂藺草編帽子就此誕生,而一切理由都僅是一顆母親呵護孩子的心,直到現在,對苑裡人來說,編藺草依舊是家家戶戶的光景,藺草香是故鄉的味道,愛藏在所有藺草工藝的細節裡。

圖7/臺灣第一頂藺草帽誕生於母愛,而苑裡人除了延續這項工藝技術外,每件工藝品也都延續了一份愛。

儘管現在多數人是透過工藝品直覺地感受,依自己的脈絡解讀一切,但你有感受到嗎?有個道理存在,工藝剛開始是一門生活學,因緣際會下,一群人選擇在同個地方生活,因為需要而累積工藝技法,而當滿足需要後,就慢慢變成對工藝文化的愛並成了心之所向,日復一日,越沈澱越踏實。

過去彷彿不是漸行漸遠,而是我們選擇持續推著這樣的工藝文化,朝向某個地方的動力。

文 / 鍾易帆   責任編輯 / 黃奕杰    照片來源 /好心地文創

No Comments

Post A Comment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