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
We are an amazing agency
好心地文創前身為一家商業設計公司,其創建於2008年,創辦人兼執行長黃奕杰希冀在傳統產業裡尋求設計注入的可能,認為:「如果要把土地創意談得更加徹底,那就必須讓設計師離開電腦,真正走進台灣鄉下。」於是在2013年成立了第一家台灣在地文產概念店「好,的」,以實地踏察挖掘台灣的Hidden Art,同時,也協助育成微型工藝及食農品牌。 To see good people and good things, And bring back the confidence in Taiwan!
Read More →
 

為什麼大家都想去泰國旅行?

為什麼大家都想去泰國旅行?

從Local Alike看泰國的CBT成功術

從2016年陸續走訪日本、韓國及泰國,在各國家觀察到的社區觀光旅遊模式(Community based tourism,簡稱CBT),發現人口外流、人口老化、工資低廉、資源短缺等問題不光是發生在台灣,幾乎所有地方都存在這樣嚴重的問題,在2005年世界旅遊組織(World Tourism Organization)提出「永續旅遊」(註1)的定義之後,CBT也逐漸成為地方創生的重要一環

你或許會以為:CBT不就是社區發展協會嗎?可是,深入了解泰國社區旅遊平臺Local Alike的態度與精神,你會發現兩者所做所為存在巨大差異,這也導致最終結果完全不同。

◎註1:世界旅遊組織「永續旅遊(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Tourism)」之定義:永續旅遊的發展應奠基於全方面考量現在及未來的經濟、社會發展與環境影響後,落實與滿足觀光者、產業、環境與當地社區的需求。(資料來源:世界旅遊組織官方網站

社區當頭家才能永續

Local Alike的工作簡單來說就是輔導地方居民,協助他們準備好,可以獨立經營社區的旅遊生意。Local Alike把進入社區的模式分成三種階段:發展型、體驗型、市場型(註2)。從最初邀請幾個單位或特定人士參觀,接著一步步培養社區,直到妥善規劃可以把旅遊行程上架至網路,最終把計畫交回給社區,讓居民可以親自發展計畫。

在這當中,Local Alike與台灣的社區發展協會的最大差別,就是他們把終極目標放在「真正地讓當地人當頭家」,而不是把計畫規劃得盡善盡美以獲得政府單位的資金補助。

◎註2:『發展型』:由Local Alike提供社區居民CBT、永續旅遊相關知識課程,並與當地民眾共同參與旅遊行程設計,一同解決社區問題;『體驗型』:在計畫正式向外推廣前,由Local Alike協助社區居民帶領合作的企業夥伴進行深度旅遊體驗,並從旁指導、提醒如何當個專業招待者;『市場型』:社區居民有能力且親自計畫當地觀光行程,完整行程會於Local Alike經營的社區觀光資訊整合網路平台進行上架、推廣。(資料來源:Local Alike創辦人Pai Somsak Boonkam)

Local Alike切入社區的角色,通常不是「老師」,而是「陪伴者」。他們更加注重社區的意見,不會單方面下指導棋,而是視地方需求給予協助,相對可保留更多本質面。舉例來說,Local Alike介入輔導的「椰子村 (Baan Rim Klong)」,在距離泰國首都曼谷西邊大約一個半小時車程的夜功府(Samut Songkhram),附近有觀光客熱門必踩景點「安帕瓦水上市場」。

為了把村落與周圍熱門景點包裝在一起,Local Alike深入社區傾聽與陪伴居民,協助村落重新設計傳統工藝與椰子美食,並引導當地人親自擔任嚮導,並在Local Alike操作下獲得國際曝光,導入觀光人潮,使村落可以活力再現。

透過陪伴打開社區之門

親身參加Local Alike的遊程,我發現Local Alike操作村落旅遊的態度是「放手讓社區去做」,他們具有極高的包容力,允許社區不按牌理出牌或出錯的可能性,比方說帶領我們進入的社區說自己有英文溝通能力,但後來發現其實只是會講幾個單字而已……在台灣旅遊業者來看,這完全無法合乎「標準化作業」,但卻因為這樣保留了社區未被開發的純真面——這也是國際旅人走村落旅行最想看見的。反觀台灣,大部分社區接受政府單位或顧問公司訓練,為了應付官方制訂的審核條件,社區旅行很容易流於僵化形式。

對Local Alike來說,CBT要成功要件,是必須讓社區願意開門接待旅人,而不是建立起一套超完美的導遊說詞舉例來說,他們讓當地仕紳願意打開自宅,旅人可以真實走進古老貴族建築裡,一方面這提供了地方人士展現自己的舞台,一方面也滿足了旅人探索的好奇心。

我發現泰國CBT提供的體驗通常不會太深入或太耗時,每場大約30~40分鐘,甚至一個早上可有3至4種。「好普通。」你可能會這麼覺得,但實際參加體驗之後,卻覺得滿有意思的。為何?我覺得台灣人普遍有種「寓教於樂」的觀念,期待旅遊也要附加學習的功能,以至於社區旅遊都「太過深度」,落入沒那麼有趣的感覺

回歸旅行就是要快樂的本質

你能想像以各種廟宇與教堂為主題的社區旅遊嗎?或者從嘟嘟車、巴士、捷運到小船以「搭到所有交通工具」的體驗行程嗎?

針對專業者的確可有深度旅遊,但我認為旅遊與見學是不同的,而旅遊的普世價值也是需要被注重的。會不會像老師在上課、會不會感覺很無聊、旅客有沒有耐心做……等等,減少目的性,降低壓力感,泰國人樂天知命的性格使他們有辦法把平淡的事情變得有趣,確實也符合了「旅遊就是要快樂」的潛層心理

諸如Local Alike的社區陪伴師,最重要的工作是盡可能保持社區的原本面貌,從旁協助讓體驗與產品可以精緻化,並且在旅客需要深入知道的時候,提供部分翻譯與溝通等服務;也就是說,有陪伴師的彈性與靈活度,可以把社區的「初階」變成了一種優勢,才是展現社區魅力的主要關鍵。

文 / 黃奕杰   統籌企劃 / 鍾易帆    照片來源 / 黃奕杰、Local Alike、Pai Somsak Boonkam

 

 

 

No Comments

Post A Comment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